首页 易支付动态内容详情

看不见的,不就是最可怕的吗?

2020-12-20 16 七兄弟评测平台

我简单说下我吧,小时候和哥哥朝桥底下扔石子,不小心下去了。正巧掉进水流冲的水坑里,彻底感受到了死亡,无助的挣扎,哥哥也吓坏了,正巧有下班的一大叔把我救过来了,然后他就走了,我被吓得魂掉了,是真掉了,后来让神婆给找回来的,那位大叔默默地走了,没有留下一丝联系方式,这件事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如果能找到那大叔,我一定会把他当亲人看待,这是我心里的一道坎,可能家人都忘记了,但我不会


最可怕的就是未知的命案差不多应该只有全国每年我们已知的现行命案一半不到。这句话我以前从未听过,某次骨干培训,一位在西南警界颇有名气的老刑侦客串了下老师,给我们这群后辈讲的。听的时候我也仔细想了想,想了后真的让我这个小刑警头皮发麻,细思极恐。


通俗易懂的讲就是全国还有很多命案,很多冤魂还未昭雪,也就是说除了凶手,任何人,包括警察都不知道谁含冤而死,这事以前在发生,现在在发生,以后也将会发生。因为除了凶手,我们还不知道有人死了,这样过个二十年,一切都随风而去。如果我们发现了死者,确定是个案子,立案侦查那我们还有可能破案,不受什么韩国电影里的追诉期影响。


据我所知,中国也没有罪犯杀了人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活了二十年后才来公安机关供述自己曾经的犯罪事实,来挑衅我们。如果冤魂蒙冤二十年,恶魔现身,这案子,是没法办,二十年里我们没有发现这案子,二十年里恶魔游荡在人间,二十年后恶魔现身,而我们,却无能为力,仔细想想,也真可怕,好在电影里的变态杀手只存在于电影里。我们很多时候,发现不了死者,也就发现不了恶魔。


参加培训下来后来自各地的侦查员们肯定拿出自己的肚量来看看互相的酒量如何,其实我感觉有时候人啊,就是很贱,很讽刺,特别是警察,自己老跟自己过不去。上班的时候忙,烦,看到案子是真的头大,不谈案子不谈工作的时候呢,一群人来自各地的战友们端着酒杯吹牛批吹过去吹过来还是吹在案子上,各自说一些自己经历过的奇葩案子,经典案子,大要案。


二十一世纪初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警察作风还是很硬的,重庆市某分局刑警队值班室,接待了一位群众,该群众来报案,称其朋友杀了人。当班刑警一听,那还得了?赶紧把人招呼下来仔细询问事情经过。群众说:昨晚我跟一个朋友喝酒,喝着喝着那家伙说他杀过人,我当然不信啊!我就说他吹牛麻批,他然后一五一十的把他十多年前杀他姘头的事情说给我听,还说得有模有样!


说把人在哪里埋的,怎么杀的,穿的啥摇裤胸罩都告诉我了!刑警问:你跟你朋友认识多久了?群众:没几年,我跟他关系一般,挨得近,都喜欢喝两口就认识了。当时那位刑警确实他妈的是个比较有责任心的刑警,到现在我都要给那位老大哥点个赞,他详细询问了该群众说的东西,又从群众所举报的那个人的各种信息来入手,加上周围走访,一些零七怪八的信息相互拼凑,应证。


那位酒友成功的进入了该刑警的视线。当时该刑警只是觉得他可疑,觉得有必要去查证一下,把人就请进了局子。那个时候进了局子的人都知道,一进局子,就要退神光。意思就是吃个杀威棒,挫挫你的锐气。噼里啪啦咣当的一顿。开局也很简单的一下把人给审开了,就很简单的一句。刑警: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罪犯:唉,我知道。刑警一听,果然他妈的有事啊!


故作镇定地整理了下姿态,硬着口气说:说嘛!案情就不说啦,结局就是罪犯带着警察们在乡下的树林里找到了他的姘头,只不过只是土中的一具白骨了,还有一点胸罩,内衣杂物。她消失了十多年,家里也有亲人,但是却没人报案,没有其他原因,因为那个年代,很多人喜欢到沿海等地经济发达的地区打工,有些人去了就不回来了,她的家人还以为她去外面打工了发达了,不想回老家了,坦诚的自己相信了自己以为的事情,却不知道她含冤十多年静静地躺在地里。


以前的大浪潮,淹没了太多人了。那具白骨蒙着怨静静地躺在那里十多年,只有罪犯知道,如果不是罪犯酒后吐真言,如果不是罪犯的酒友是个较真的人,如果再过个几年罪犯才认识他的酒友再把这事儿一说,我相信结果肯定不会那么如人意的。每年很多人失踪,每年很多人失踪后都还没有人报案,每年很多人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我们却都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多少是血淋淋的命案呢?我们也无法查证,看不见的,不就是最可怕的吗?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