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易支付动态内容详情

一天给妻子5万,160天后他被逼自杀:这个假“白富美”太狠了!

2021-01-02 19 七兄弟评测平台




2017年9月6日晚。


wePhone创始人,被誉为IT天才的苏享茂,和前妻翟欣欣进行了最后一次对话。


这次对话长达十几个小时。


最终以翟欣欣的疯狂连环咒骂结束。


我明天去你家打死你。


小人,你不得好死。


你说你被我害死,你死啊你死啊。


你怎么还活着呢?


9月7日凌晨5点。


不堪重负的苏享茂,在住处楼顶天台,一跃而下。


在这段对话里,翟欣欣反复问着一句话。




你想把咱俩的事搞砸是吧?


是什么事?


自杀前,苏享茂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遗书。


更准确说,是一封状告信。


控诉的,正是翟欣欣口中说的那件事。


苏享茂称被前妻翟欣欣逼死。




提到前妻,他用了极其歹毒四个字。


与遗书一起被公布的,还是一份打包材料。




1、苏享茂的个人自述。


2、和翟欣欣的微信聊天记录。


3、与翟欣欣的经济往来凭证。


聊天记录里,苏享茂对翟欣欣很是亲昵。




一口一句欣欣。


无论热恋。


还是后来针锋相对。


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借着这份资料,苏享茂试图为每个人,还原他在人间最后的生活。


一见钟情




苏享茂和翟欣欣通过婚恋机构认识。


因为常年把时间花在事业上,苏享茂很难和异性有工作外的接触。


和很多中产男性一样,他追求快速进入婚姻的模式。


于是,相亲成了他择偶的选择。


2017年3月30日。




红娘告诉苏享茂,有一个很匹配他的女性。


两人在机构见了第一面。


在《重案组37号》的采访中,翟欣欣称当时的看法是这样的:




挺斯文。


有事业心。


她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那苏享茂呢?




他对翟欣欣更是喜欢。


无论家境、外貌和谈吐,都和他的理想型完全一致。


结束会面时,两人加上了微信。


第二天,翟欣欣主动联系苏享茂。




这让苏享茂欣喜若狂。


翟欣欣发来一段视频。


内容是:坐落北京的别墅,天空有几只鸟飞过。


还附上了一份房产证。


苏享茂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没想到,翟欣欣条件竟然如此优越。


我也买得起别墅。


为了展示财力,他让翟欣欣看了自己的股票账户、理财账户。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苏享茂显然懵了。




翟欣欣突然非常热情。


特别喜欢你。对你一见钟情。


张口就来的表白,直接戳进苏享茂心里。


聊到兴起后,翟欣欣开始畅想未来。




我们应该结婚。


我会为你生孩子。


你是我孩子的爸爸。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种想法过。


有过恋爱经验的人,会在此刻有所警惕,因为太容易的爱往往藏着猫腻。


但苏享茂没有。


他沉浸在被北京白富美迷恋的喜悦里,甚至还有点小自卑。


你会不会见到帅哥就见异思迁呢?


看着这部分聊天记录,谁也想不到,他们才认识2天。


回乡罗生门




事件曝光后,很多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翟欣欣骗术真的这么高超吗?


毕竟,瞒骗的对象不是小男生,而是混迹商场多年的生意人呀。


但实际,不仅苏享茂。




最初的交往中,苏享茂全家都对翟欣欣非常满意。


他们希望两人尽快结婚。


这种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加深了苏享茂对翟欣欣的执着。


他们的满意是有迹可循的。


婚前,翟欣欣的确展现出完美妻子的模样。


确认关系不久,苏享茂就带着翟欣欣回老家。




那次见面,苏家人至今印象深刻。


因为翟欣欣太完美了。


她不嫌弃苏享茂农村出身,还故意强调你们这边空气真好,我很喜欢。


她主动积极做家务。


丝毫没有初次见面的拘谨、矜持。


她对苏享茂父母百依百顺。




出门牵着母亲。


主动和父亲唠嗑。


和家族里每个人都相处融洽。


苏家人觉得,这个来自北京的富家女太接地气了。


苏享茂是家族里最有出息的小孩。




加上翟欣欣优越的家庭背景,苏家人自然不会怠慢。


按照他们的地方习俗,新媳妇第一次回乡,婆家都会包红包,一般是几百。


但仅仅是女朋友身份的翟欣欣,却一共收了7000元的红包。


足见他们多么喜欢翟欣欣。


然而,这一切却被翟欣欣全盘否定了。




在她发布的声明内容里,那次回乡简直是场噩梦。


她声称苏享茂早在回老家前,就给她打了预防针。




不能聊经济相关话题,不要露富。


但这个说法明显站不住脚。


因为在公布的聊天记录里,翟欣欣曾因苏享茂每年给父母20万,差点闹到要离婚。


一个每年给家人20万的男人,还可能怕露富?


这听来很荒唐。


更可笑的是,翟欣欣竟说苏享茂和家人关系恶劣。




在他老家期间,我感觉他跟家人挺生疏的,他大多时间躺在卧室里,与家人极少沟通。


真实的情况却完全相反。


苏享茂是全家供出来的青年才俊。


只要谈起苏享茂,他们都会流露出自豪的表情。


当时,苏享茂姨姨得知他女友来了,还忍着病痛,准备了一大桌菜。


种种迹象,都能打到翟欣欣脸啪啪响。


在老家期间,翟欣欣和苏享茂父母拍了一张合照。




照片里,翟欣欣笑得很甜。


苏享茂父亲还牵着翟欣欣的手,仿佛她才是这对父母的女儿。


他们也许真的这么认为。


辛苦了大半辈子,终于把儿子熬出头,还找到了这么合心意的对象,该有多么欣慰。


事发很久,苏享茂大哥都不敢告诉父母。


这个梦碎了。


始作俑者还是他们最青睐的儿媳妇。


制造人设




翟欣欣太知道舆论要什么。


她利用性别优势,试图将自己包装成受害者。


她知道死无对证,只要站在苏享茂对面,反咬他一口,就有可能占据道德制高点。


2018年5月21日。




翟欣欣发布长文,控诉苏享茂2宗罪。


这些内容,反而成了她谎话连篇的证据。






1、滥情。




翟欣欣多次提到,苏享茂骑驴找马。


在他们交往过程中,苏享茂仍和前任保持联系,甚至还暗示前任有复合机会。


一顶出轨男的帽子,就这样扣到了苏享茂头上。


苏享茂真的出轨了吗?


这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翟欣欣也绝非一心一意。


苏享茂大哥曾曝光过,翟欣欣和朋友的聊天记录。




后路早就想好了。


要么离婚,要么找个小男友玩着。


找个年轻的,钱我花。江湖老炮我是真的腻歪了。


内容十分露骨。


狠狠撕碎了,翟欣欣傻白甜的假面具。


2、家暴。




翟欣欣还以家暴受害者自居。


她称苏茂享患有躁狂症,经常阴晴不定,还多次对她动手。


甚至爆料苏享茂有特殊性癖。


她苦不堪言,非常想要离开,却又一再心软,反复和苏享茂复合。


但事实上,被打的是苏享茂。




早在恋爱后期,他就感觉翟欣欣不大对劲。


他从没去过翟欣欣的工作单位。




也没见过翟欣欣任何一个朋友。


后来,甚至发现翟欣欣还藏着另一个微信号。


种种迹象都表明:


翟欣欣并不像他想得那么单纯。


但他还是忍着。




并希望和翟欣欣步入婚姻。


直到领证前夕,他发现了翟欣欣一个惊天秘密。


翟欣欣原来结过婚。




得知这个消息,苏享茂形容就像被雷劈了。


翟欣欣继续编故事。


她声称那段婚姻有名无实,新郎是她的朋友,假结婚是为了得到北京户口。


然而,苏享茂并不知道,这依旧是谎言。


在苏享茂自杀后,翟欣欣方知情人也谈起这段婚姻。




但说辞却完全不同。


知情人称,新郎是翟欣欣读研时的同学,两人结婚仅仅是为了气新郎当时的女友。


但不管哪个说法,有一件事是不变的。


男方给了翟欣欣20万。


因由究竟是什么?


翟欣欣对苏享茂称,是馈赠。


翟欣欣知情人接受采访时却表示,是赔偿。


得知翟欣欣隐瞒婚史后,苏享茂有所警惕。




他提出要看翟离婚调解书。


结果,翟欣欣却以隐私为由,索要了苏享茂80万观看费。


苏享茂付了。




他成功拿到了离婚调解书,却再次发现翟欣欣说谎。


婚姻存续期不同。


就连新郎名字都是错的。


苏享茂非常郁闷。


他和翟欣欣提出了,延迟婚期。


两人不欢而散,关系也陷入了冰点。


后来,苏享茂还是回了头。




他多次提出复合,还表示要重新追求翟欣欣。


翟欣欣不接受。


两人冷战了一段时间。


再后来,翟欣欣提出了一个荒唐要求。




让苏享茂每天打5万元给她,作为重新追求的诚意金。


肥水不流外人田。


翟欣欣的话,让人错觉两人只是打情骂俏。


苏享茂真的付了。




还直接付了10万,外加一笔35.8万的户口本改为离异赔偿。


翟欣欣收到钱后,马上换了一副嘴脸。


提出第二天民政局见。


第二天,两人又在民政局门口大吵了一架。


翟欣欣狠狠打了苏享茂一拳,导致苏享茂左眼眼周严重淤青。


之后,两人关系一直反复。




苏享茂只要稍有怀疑,就会导致翟欣欣的怒骂。


她拒绝理性沟通。


一再表示不领证就分手。


2017年6月7日。




两人还是登记结了婚。


结婚证上,苏享茂左眼的伤还清晰可见。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段婚姻仅仅维持了40天。


与翟欣欣的关系,甚至还接壤着死亡。


成本沉没




《局面》主持人曾问苏享茂大哥:两人关系真的这么和谐吗?


苏享茂大哥迟疑了许久。


最终说出了一句话:我现在感觉不管什么事,好像都是以翟欣欣为主。


这个感觉没有错。




但我想说,苏享茂会掉进这个圈套,背后暗藏的,其实是他人性里的局限。


认识翟欣欣前一天凌晨,苏享茂曾转发过一条微博。




内容是介绍一种特别的鱼。


叫海豚鱼。


海豚鱼因为天生颜色暗淡,无法利用外在条件吸引异性。


为了繁衍下代,只能依靠鱼鳍刨出沙圈作为房子,让异性愿意和他们构建家庭。


这多么像苏享茂的境地呀。


他没有优渥的原生家庭、帅气的外貌、身高才160,在婚恋市场几乎没有竞争力。


唯一的优势是赚钱能力。


但无论赚多少钱,他内心其实都是自卑的。


所以遇到翟欣欣时,他内心充斥的,也许是我不配、我不能输的os。


他满足翟欣欣的物欲。




以此证明自己的能力,配得上北京的白富美。


只是认识2周,就送一辆97万的车。


奢侈品说买就买。


旅游说走就走。


最后。




连一套300万的房子,都大方了出去。


苏家人得知,苏享茂送了翟欣欣一套房子后,都表示反对。


因为任谁看都觉得,这女生不单纯。


后来,苏家人的感觉成了真。




在苏享茂自杀后,他们联系到了当时的售楼部。


接待人员明确表示,翟欣欣在买房前曾私下了解过,如何才能在离婚后得到这套房产。


这不就是阴谋的铁证吗?


翟欣欣从婚前,就已经谋划着离婚后争家产。


可见,她接近苏享茂究竟是为了什么。


苏享茂其实已经察觉不对劲。




在7月的一次对话里,他第一次提到对自己的经济失去了控制。


他已经泥足深陷。


为翟欣欣投入了超负荷的成本。


当时,他还有选择。


要么继续。


要么离去。


但多少人能轻易放弃,已经砸进大量资本的项目?


他把翟欣欣视作人生的跳板。


却因为这个心态,被翟欣欣一再勒索。


千层套路




翟欣欣的手段,的确很高明。


她的目标人群不是真富豪,而是瞄准创业的中高层人士。


这部分男人资产虽然不错,但内心往往有所求。


比如户口。


比如优质资源互换。


而她正可以利用这些缺口,创造自己的可利用价值。


与苏享茂交往的160天,她步步为营。


死死抓住主导权。


1、强化人设。




早在婚恋机构登记时,翟欣欣就已经开始撒谎。


她利用户口登记的不完善,在报名资料上,公然填下「未婚」的谎言。


和苏享茂交往时,她一直给对方洗脑。




1、父母都是高知,父亲科研项目每年起码300万起跳。


2、想要钱压根没必要结婚。


3、拿苏享茂和其他追求者对比。


让苏享茂产生一种错觉,翟欣欣不是压榨,而是正常的花销。


但实际,翟欣欣就是在榨取钱财。




恋爱时的索要。


三亚的房产。


各种借口的费用。


还有离婚后,压垮苏享茂的1000万精神损失费。


据苏家人后来统计,苏享茂花在翟欣欣身上的钱,已经高达1300万。


苏享茂会自杀,很大原因是给不出钱。


他已经被榨到干干净净。


婚前的成功商人,在短短的160天内,已然负债累累。


2、精神打压。




翟欣欣和苏享茂结婚后,做的最多的一件事便是贬低他。


她称他为暴发户。


认为他一无是处,唯一优点就是会赚钱。


还表示,和苏享茂结婚完全是吃亏,是在最困难时期扶持着他。


这些点都是苏享茂的心理最痛。


他不知该如何反驳,自尊心也日渐被消磨掉。


3、捏造威胁。




2017年7月份。


苏享茂已经铁了心,想要和翟欣欣离婚。


翟欣欣趁火打劫,要求1000万的精神赔偿,苏享茂原本是坚决拒绝,并且好言相劝,希望大家好聚好散。


当时,两人还在拔河期,谁也不让谁。


直到7月11日,翟欣欣在发了一条颇有深意的朋友圈。


恭喜老舅荣升高级警监,最近家里喜事连连啊。


正是这条朋友圈,扭转了两人的关系。




苏享茂开始疯狂请求复合。


他害怕离婚后,翟欣欣的舅舅将会摧毁他的事业。


翟欣欣自然不肯。


我想,她的目标应该是1000万的精神损失费。


此后,亲戚成了翟欣欣的武器。




只要苏享茂一不配合,她就拿出这个词,威胁苏享茂推进事情进展。


直到自杀前一周,翟欣欣还在步步紧逼。




她用苏享茂最重视的事业,作为筹码,威胁他马上付清1000万。


苏享茂被逼到无路可走。




一方面,他不愿意失去公司。


另一方面,他真的已经付不出1000万。


翟欣欣的话,就像一张巨大的网。


他无法挣脱。


甚至动一下,都可能受到更大的伤害。


没人知道,苏享茂一跃而下时,脑子里究竟想了些什么。


但在他的遗书里,却有两个字尤为扎眼。


那就是:绝望。


讽刺的是,翟欣欣后来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




她全盘否定了舅舅说。


声称家中从来没有高官,舅舅更是多年没有联系。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计谋。


那条朋友圈不过是诱饵,为了勾引起苏享茂的恐惧心。


她轻描淡写道:亲戚一说不过是气话。


好一句要命的气话!


如果真如翟欣欣所言,舅舅多年未见,又为何会在那个节骨眼上,声称舅舅升官?


无论如何,这都是谎言。


如今,苏享茂已经去世3年。




翟欣欣仿佛已经消失。


舆论也已经沉了下去,没多少人继续关注后续。


唯一还在坚持的,只有痛心的苏家人。


他们一直奔走在维权路上。


今年12月21日。


苏家人终于等来了转机,他们对翟欣欣发起的民事诉讼,终于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开庭。


期间,苏享茂姐姐接受了记者采访。


她只说了一句话。


所有苏享茂给她的,都要要回来。


口罩遮住了她疲惫的脸庞,却盖不住她哽咽的声音。


最后,希望大家一起 转发 ,呼吁更多人关注这个案件。


因为,苏享茂虽然离去。


但他以生命揭穿翟欣欣真面目的心愿,还没达成。


这世上渣女的比例并不低过渣男,渣男要的不过是床上那点事,渣女可是要钱要命甚至毁你一家的。男了动了真情。女的只是想多捞点钱。这男的太傻了。可能是没谈过恋爱?这男人,以为钱可以支撑一切。。。所以早早就亮出来了自己的家底,结果成了她各种忽悠获取的目标。。。


男人的首选?你的首选吧!一般般的一个人。男的其实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出来的没见识过骗子的人,并且不会保护自己,轻易的把自己的辛苦钱送人了。凡是婚前要钱的都是骗子,除非让她生个孩子。


善良是美德,窝囊是罪过。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