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杂文内容详情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帖 读《且介亭杂文二集》

2021-11-17 25 七兄弟评测平台

  读书破万卷•《且介亭杂文二集》(2147)

  《且介亭杂文二集》,杂文集。鲁迅著。收录了鲁迅在1935年所写的杂文48篇,1935年未经作者亲自编定,1937年7月由上海三闲书屋初版。鲁迅事迹参见《读书破万卷•<朝花夕拾>(2130)》。

  《且介亭杂文二集》包括《序言》、《“京派”和“海派”》 、《靠天吃饭》、《“题未定”草》(一至三)、《“题未定”草》(五)、《“题未定”草》(六至九)、《论“人言可畏”》 、《论讽刺》、《论毛笔之类》、《文人相轻》、《再论“文人相轻”》 、《论新文字》、《寻开心》、《漫画而又漫画》、《招贴即扯》、《漫谈“漫画”》 、《<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专辑>序》、《名人和名言》、《<死魂灵百图>小引》、《内山完造作<活中国的姿态>》、《<中国小说史略>日本译本序》、《堂生意古今谈》、《<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七论“文人相轻”两伤》、备考:《分明的是非和热烈的好恶》(魏金枝)、《人生识字胡涂始》、《不应该那么写》、《什么是“讽刺”?》 、《从“别字”说开去》、《书的还魂和赶造》、《从帮忙到扯淡》、《三论“文人相轻”》 、《四论“文人相轻”》 、《非有复译不可》、《逃名》、《几乎无事的悲剧》、《田军作<八月的乡村>序》、《孔另境编<当代文人尺牍钞>序》、《陀思妥夫斯基的事》、《鎌田诚一墓记》、《文坛三户》、《六朝小说和唐代传奇文有怎样的区别》、《五论“文人相轻”—明术》、《六论“文人相轻”——二卖》、《萧红作<生死场>序》、《隐士》、《徐懋庸作<打杂集>序》、《杂谈小品文》、《叶紫作<丰收>序》、《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后记》等48篇杂文。

  鲁迅在《序》中说:昨天编完了去年的文字,取发表于日报的短论以外者,谓之《且介亭杂文》;今天再来编今年的,因为除做了几篇《文学论坛》,没有多写短文,便都收录在这里面,算是《二集》。过年本来没有什么深意义,随便那天都好,明年的元旦,决不会和今年的除夕就不同,不过给人事借此时时算有一个段落,结束一点事情,倒也便利的。倘不是想到了已经年终,我的两年以来的杂文,也许还不会集成这一本。

  在《后记》中他说:这一本的编辑的体例,是和前一本相同的,也是按照着写作的时候。凡在刊物上发表之作,上半年也都经过官厅的检查,大约总不免有些删削,不过我懒于一一校对,加上黑点为记了。只要看过前一本,就可以明白犯官忌的是那些话。被全篇禁止的有两篇:一篇是《什么是讽刺》,为文学社的《文学百题》而作,印出来时,变了一个“缺”字;一篇是《从帮忙到扯淡》,为《文学论坛》而作,至今无踪无影,连“缺”字也没有了。

  为了写作者和检查者的关系,使我间接的知道了检查官,有时颇为佩服。他们的嗅觉是很灵敏的。我那一篇《从帮忙到扯淡》,原在指那些唱导什么儿童年,妇女年,读经救国,敬老正俗,中国本位文化,第三种人文艺等等的一大批政客豪商,文人学士,从已经不会帮忙,只能扯淡这方面看起来,确也应该禁止的,因为实在看得太明,说得太透。别人大约也和我一样的佩服,所以早有文学家做了检查官的风传,致使苏汶先生在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七日的《大晚报》上发表了这样的公开信……其中的四篇,原是用日本文写的,现在自己译出,并且对于中国的读者,还有应该说明的地方。一,《活中国的姿态》的序文里,我在对于“支那通”加以讥刺,且说明日本人的喜欢结论,语意之间好像笑着他们的粗疏。然而这脾气是也有长处的,他们的急于寻求结论,是因为急于实行的缘故,我们不应该笑一笑就完。二,《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是在六月号的《改造》杂志上发表的,这时我们的“圣裔”,正在东京拜他们的祖宗,兴高采烈。曾由亦光君译出,载于《杂文》杂志第二号(七月),现在略加改定,转录在这里。三,在《中国小说史略》日译本的序文里,我声明了我的高兴,但还有一种原因却未曾说出,是经十年之久,我竟报复了我个人的私仇。当一九二六年时,陈源即西滢教授,曾在北京公开对于我的人身攻击,说我的这一部著作,是窃取盐谷温教授的《支那文学概论讲话》里面的“小说”一部分的;《闲话》里的所谓“整大本的剽窃”,指的也是我。现在盐谷教授的书早有中译,我的也有了日译,两国的读者,有目共见,有谁指出我的“剽窃”来呢?呜呼,“男盗女娼”,是人间大可耻事,我负了十年“剽窃”的恶名,现在总算可以卸下,并且将“谎狗”的旗子,回敬自称“正人君子”的陈源教授,倘他无法洗刷,就只好插着生活,一直带进坟墓里去了。四,《关于陀思妥夫斯基的事》是应三笠书房之托而作的,是写给读者看的绍介文,但我在这里,说明着被压迫者对于压迫者,不是奴隶,就是敌人,决不能成为朋友,所以彼此的道德,并不相同。

  评:《且介亭杂文二集》,鲁迅杂文四十七。

  因犯官忌禁两篇,讽刺挖苦不如意。

  敢于讥刺“支那通”, 兴高采烈拜“圣裔”。

  十年之久报私仇,“剽窃”恶名自清洗。

相关标签: # 杂文 # 一百四十七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