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抖音话题内容详情

随想 :学唱昆曲,建文帝以及袁寒云

2021-11-17 12 七兄弟评测平台

  前几天,有朋友说起cctv11的“跟我学“栏目正在教唱昆曲.待我打开电视一看,发现教唱的竟是一折里的:

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

  四大皆空相.

  历尽了渺渺程途,

  漠漠平林,

  垒垒高山,

  滚滚长江.

  但见那寒云惨雾和愁织,

  受不尽苦雨凄风带怨长.

  雄城壮,

  看江山无恙.

  谁识我一瓢一笠到襄阳.

  这支曲的调门相当高,可不好唱那.电视里每日断断续续地教唱两句,加上隔天重播一次,我跟着学下来也花了近一周的时间了.虽不能说是十分会唱,到底跟着学,能注意到一些平时听的过程中忽略的细节.

  比如“受不尽苦雨凄风带怨长“里的“怨“字,是要先唱成“yu“的音,在嘴里滚几滚,慢慢地把“an“出来.不可一下子把“yuan“的音唱全.我自己这样反复唱了几遍,果然觉得有韵致.如此缓慢犹豫地吐出一个音,在“怨“字上,竟平添了一些呜咽之感.把怨含在嘴里,说不出去,那份幽怨更显得绵长.

  顺便说一句,昆曲里,这样把一个音慢慢发出来的情况相当常见.昆曲的音调委婉,显得意态摇曳.它是多么的华丽精致,直至靡靡.而我在昆曲中嗅到了妖艳和腐败的味道.尤其是明季的味道.这不是一个好的时代,可是说实话,我不讨厌这个时代(当然也谈不上喜欢),甚至还梦到过崇祯皇帝.

  话题转回明初的建文帝.李玉的这支曲子写得这么好,简直可以一步步感受到建文帝的心情.那么悲伤,吃了那么多苦的一个人,其实终归有些自恋的.虽没了他做皇帝,到底还是“江山无恙“.何其落寞.他自不希望有人识得他,不然岂不是要被人捉起来交给他叔叔.可是呢,没人认识他这个从前的天子,他也觉得孤苦.他只有“一瓢一笠“,竟好似与这繁华人间不相干了.

  前面描写建文帝吃的苦原不是最可怕的,让我心惊的就是这最后一句.是如此的苍凉,如此的无涉,所以我听到最后的时候,几乎感觉出揪心的痛楚了.而“收拾起“的开头,意象也阔大,就有这种将大地山河一担装的帝王气派,并且即使在落难途中,还能见得“江山无恙“.

  载有幺书仪所作的一文.里面颇有些我感兴趣的资料.比如唐鲁孙说袁克文最喜彩串.(的习惯说法是八阳),他号“寒云“,就是从这支里的“但见那寒云惨雾和愁织“中来.张伯驹里记载袁寒云“体消瘦,貌清癯,玉骨横秋,若不胜衣“.扮相是极好的.洪宪之后,他再饰建文帝,心绪自是不同了.张伯驹云:项城逝世后,寒云与红豆馆主溥侗时演昆曲,寒云演一剧,饰建文帝维肖...寒云演此剧,悲歌苍凉,似作先皇之哭.

相关标签: # 建文帝 # 寒云 # 昆曲 # 随想 # 以及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